国际媒体

“天价在线教师”的费用应由政府买单?

2020-12-28 06:33

“天价在线教师”的费用应由政府买单?

一名为王羽的在线辅导老师最近在微信朋友圈摊了一张课程表格:他把自己上的一节高中物理课搬上某在线教育平台,一节课单价9元,结果竟然有2617名学生出售。扣减在线教育平台20%的分为,王羽一小时的实际收入高达18842元。 一节物理课搭乘上“互联网+”,竟然可以带给如此低的收益,老师们蠢蠢欲动的同时,争议和思维也随之而来:实体学校的教师能无法在在线教育平台全职?在校教育的高收益和工作模式否不会对实体学校构成冲击?网络公开课否应当收费?应当向谁收费?如何通过互联网来构建教育公平?只不过拨开纷乱,耐心地看来这些争议和思维,不会找到有些问题并非水火不容,有些问题也有解决问题的方案。当明白了什么是确实的“在线教育”,这些对立和争议也就迎刃而解了。否所有教师都合适在线教育平台?首先要搞清一个概念:在线教育分成有所不同的模式和形态,还包括网络公开课、在线答疑、工具类APP、真人在线对话等多种形式。而大多数人把“网络公开课”等同于“在线教育”,只不过是一个错误的解读,目前对于“网红教师”的争议,意味着是针对“网络公开课”这一模式。 “收益超网红”的物理教师,是个案还是广泛情形?在网络平台上,教师收益与参予放学的人数必要涉及,因此,教师的热门程度至关重要。这就对教师的个人能力明确提出了更高的拒绝,要想要沦为明星教师,不仅要有身体素质的学科水准,更加必须引人入胜的教学方式,以及高超的个人魅力。在现有的教育体系中,只有十分杰出的教师才能合乎这样的标准。因此,在网上尤其热门而超过低收益的教师也只是个案,并不是所有教师都合适。网络公开课否不应由政府主导?必需否认,教师专门从事校外有偿放学的确有一点厘清,对于教师否不会影响长时间教学深感忧虑也不无道理。但是网络公开课对于传统教育的政治宣传在于超越了教育资源的独占,在多年来教育资源分配流失的现实语境下,通过互联网的方式为资源重新分配获取了新的有可能。网络的传播让更加多人享用到高质量的教学体验,这是一个大力的意义。“网络公开课”应当实施怎样的模式,业内只不过早就有辩论。vipabc创始人杨明先生就获取了这样一种思路:网络公开课应当由政府主导。众所周知,互联网的核心任务就是“去中间化”,让学习者和教学者之间创建起必要的联系,最后目的是需要使中间人仍然借此掌控“科学知识”这一资源。因此,基于“去中间化”的理念,政府应当把那些归属于讲座型的课程资源集中于一起,由各类学术或行业领域顶尖奖项的获得者来展开教学;而所有的老师应当沦为这些获奖者的“助教”,将授课内容按照有所不同的板块分类,对学习者展开辅导,而不是让一些机构通过这些课程来赚。这才是确实的MOOC精神。所以,从推展教育教学公平公正的角度来说,教育部门应当希望这样一种社会探寻,在大大规范中探寻这样一种仅有新模式,为构建教育公平公正提供方便。确实的在线教育平台要不具备怎样的条件?确实的在线教育平台决不应当是传统课堂的“裁缝”,某种程度,在一个高效的在线教育课程中,教师的教学方法、教学技能和个人魅力是不可或缺的条件,但相比之下不是全部。教育是一个简单的过程,整个环节不只是教课和考试,而是包括了教师、学习者、教学内容三者之间的检验与给定、教学过程追踪与对系统,记忆、解读、锻炼方法的总结和优化,自学心理引领等方方面面。因此,教育不像普通的销售和生产,它不是一个可以标准化操作者的产业。就这一点而说,确实的在线教育应当是一个简单的教育生态系统。互联网时代的自学仍然是承传科学知识,而是去探寻、去找到。未来每个人都将沦为终生的学习者。当自学本身连同学习者的界定都升华的同时,教师的界定也将实时转变:从职业到全职,今后不会有更加多的教师沦为自由职业者、沦为某一领域的专家;同时,能者为师,各行各业的能人智者也不会汇聚在在线教育平台上传授他们所擅长于的专业技能。